歡迎來到廣東廣越鋼業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繁體中文 English

鋼鐵下游行業低迷出口成緩解供需矛盾重要渠道

发布时间: 2015-12-24    浏览量:  771

2015年,中國經濟處在去槓桿的過程中,鋼鐵下游行業普遍低迷,出口成為緩解國內鋼鐵供需矛盾的重要渠道。 2015年1~11月,國內累計出口各類鋼材10175萬噸,較去年同期增長1991萬噸,累計增幅24%。與此同時,國外對中國鋼材出口的“雙反”調查案件越來越多,部分國家還針對中國鋼材提高保護性關稅。這引發了市場對於中國鋼鐵出口能否持續高速增長的疑問。本文通過詳細對比中國與主要國家的鋼鐵出口競爭力,嘗試分析這一熱點問題,並在此基礎上提出相關政策建議。

  一、中國鋼鐵出口概況

2009年至今出口量持續增長,年復合增長率29.2%。 2015年1-11月,國內累計出口鋼材10175萬噸,同比增幅24%,預計2015年全年出口鋼材11410萬噸。 2009年至今的年復合增長率29.2%。

2011年出口年均價持續下降,至今累計降幅45%。 2011年以來,國內鋼材出口年均價持續下行。 2015年1~11月,出口均價573美元/噸,較2011年的出口均價1048美元/噸下降475美元/噸,降幅45%。

棒線出口占比大幅上升,板材出口占比有所下降。國內出口鋼廠以板材和棒線材為主。 2015年1-10月,板材出口占比44%,比2010年的最高佔比58%下降14個百分點;棒線材出口占比38%,較2009年的佔比10%上升28個百分點;管材佔比9%,較2009年的最高佔比26%下降17個百分點。棒線出口占比大幅上升,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國家的出口退稅政策間接降低了企業的成本。

六成以上鋼材出口亞洲國家,東盟、東亞、西亞是重點。 2015年1-10月,中國鋼材的主要出口目的地是亞洲國家,合計佔比66%,其中東盟佔比31%,東亞佔比14%,西亞佔比12%,南亞佔比8%,中亞佔比1%;出口歐洲鋼材佔比9%,非洲佔比8%,北美佔比7%,南美佔比5%。中國所處的地理位置決定了鄰國和西太平洋沿岸國家成為主要出口目的地。

二、主要國家鋼材出口競爭力的比較

中國鋼材在國際市場的主要競爭對手是日本、韓國、俄羅斯、德國和印度。以下分別用國際市場佔有率、顯示性比較優勢指數、貿易競爭力指數三個指標來比較中國與上述國家鋼材出口的競爭力水平。然後,用變異係數法計算競爭力綜合排名情況。

2010年以後中國鋼材國際市場佔有率快速上升。國際市場佔有率能夠體現一國某種產業出口產品市場上的地位,比較直觀地反映該國此產品的國際競爭力。該指標越高,產品的國際競爭力越強。從下圖可以看出,中國鋼鐵產品的國際市場佔有率從2010年開始有較快的上升,主要原因是當時中國的鋼鐵產能開始迅速釋放,供給能力大幅增加。分國別來看,中國出口長材的主要競爭對手是德國、日本、韓國;板材的主要競爭對手是日本、韓國、德國;管材的主要競爭對手是韓國、日本、德國。 2014年,中國出口的長材、板材、管材市場佔有率分別達到31%、19%、23%,均排名第一;值得注意的是,由於中國限製鋼坯和坯料的出口,中國出口鋼坯和坯料的市場佔有率從2009年開始迅速下降,2014年僅為1%,排名倒數第一。近期,中國財政部發文稱2016年開始,將降低生鐵和坯料的出口關稅,這一政策或將使中國出口鋼坯和坯料的國際市場佔有率有較大提高。

中國鋼材國際貿易競爭力指數不及日本和俄羅斯。國際貿易競爭力指數反映的是貿易總額的相對值,其大小在-1至1之間。貿易競爭力指數越接近-1,表示此產品的貿易競爭力越弱;越接近1,代表該產品的貿易競爭力越強。 2000年以來,日本和俄羅斯的貿易競爭力保持相對高位;中國屬於赶超型發展模式,2008年金融危機一度打斷中國的赶超節奏,2009年以後逐年上升,2014年接近俄羅斯和日本的水平。

中國鋼材出口顯示性比較優勢指數表現較差,僅好於德國。顯示性比較優勢指數用於定量描述一個國家各產業相對出口的表現。通常,當該指數大於2.5時,表示該國的某種產品具有極強的國際競爭力;當指數介於1.25至2.5之間時,具有較強的國際競爭力;當指數小於0.7時,具有較差的國際競爭力。整體來看,中國鋼鐵生產的比較優勢不強,僅好於德國,這削弱了中國鋼材出口的競爭力。

2014年中國鋼鐵出口競爭力綜合排名首次第一。根據上述三個衡量產品國際競爭力的指標,經過標準化、變異係數法賦權等方法處理後,得到六國鋼材出口競爭力綜合排名情況。 2014年,中國鋼材出口競爭力首次排名第一,中國在國際市場的主要競爭對手是日本、俄羅斯和韓國。

三、中國鋼材出口競爭力的SWOT分析

  1、中國鋼鐵出口的優勢

低價格是中國鋼材出口的最大優勢。比較六國的鋼材出口均價,可以明顯看到中國出口鋼材均價適中處於較低水平。 2014年,中國鋼材出口均價778美元/噸,分別比德國、印度、韓國、日本、俄羅斯低40%、30%、14%、14%和12%。一方面,這與中國出口鋼材的主要為中低端產品有關;另一方面,中國出口鋼材的絕對價格也低於其他國家。近年來,國內中低端鋼材競爭日趨激烈,企業通過規模化生產、內部降本增效等方式,極大地增加了中低端鋼材品種的比較優勢。

  2、中國鋼鐵出口的劣勢

  高端產品競爭力有待提高。中國在國際板材市場的佔有率只在少數年份超過日本,如果再考慮中國板材的低價優勢,可以看出中國在高端板材領域的競爭力事實上不及日本。再從鋼材進口的角度來看,中國在高端鋼材品種領域的競爭力遠不及日本等國家。

中國的製造業勞動生產率遠低於日本、德國和韓國。由於很難找到各國鋼鐵行業的勞動生產率數據,本文用製造業的勞動生產率代替鋼鐵工業的勞動生產率。根據巴薩效應,一個國家的不同產業的工資水平有平均化的趨勢,而工資水平又取決於勞動生產率,因此本文選擇用製造業的勞動生產率代替鋼鐵工業有一定合理性。 UNIDO數據顯示,中國製造業的勞動生產率遠低於日本、德國和韓國。以2010年為例,中國的勞均產出106524美元,而日本、德國和韓國分別為475598美元、308206美元和403454美元;中國勞均產出分別為日本的22%、為德國的35%,為韓國的26%。

中國鋼鐵行業技術創新與鋼鐵產業規模不匹配。中國的粗鋼產量規模世界第一,為日本的7.5倍,但鋼鐵產業專利數僅為日本的54%。可見,中國鋼鐵產業的創新力量與產業規模不匹配。歷次世界鋼鐵工業中心的轉移都伴隨著革命性技術的誕生:19世紀60年代和70年代,美國發明了貝塞麥轉爐煉鋼法(1856年)和西門子-馬丁平爐煉鋼法(1864年) ,促進了世界鋼鐵生產中心從歐洲轉移至美國;20世紀50年代,日本發展央企頂吹轉爐、連鑄以及連鑄連軋等新技術,促進了世界鋼鐵生產中心從美國移至日本。而21世紀初,世界鋼鐵生產中心從日韓移至中國時,卻沒有革命性的生產技術出現。這個例子從側面反映了中國鋼鐵產業創新能力仍有提升空間。

  3、中國鋼鐵出口面臨的機會

  中國鋼鐵出口占比不高。雖然中國鋼材出口量已躍居世界第一,但從出口量佔粗鋼產量的比例來看,中國仍處於很低的水平。 2014年,德國、韓國、日本、俄羅斯、印度的鋼鐵出口占比分別為58%、45%、37%、39%、12%,而中國僅為11%,位列倒數第一。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國鋼鐵出口仍有增長潛力。

2016年人民幣貶值空間較大,有利於鋼鐵出口增長。 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主要國家貨幣中,除美元、人民幣和盧比升值外,其他國家貨幣以貶值為主。 2016年,人民幣貶值空間較大,主要原因如下:一、2015年12月16日,美元開始進入加息週期,全球美元從新興市場回流美國,人民幣貶值預期上升;二、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子以後,中國央行將推動人民幣匯率自由化,清除骯髒浮動,將減少對人民幣匯率的操縱;三、811人民幣中間價形成機制改革,人民幣波動幅度加大將增加國際游資套利風險,有利於人民幣向均衡水平回歸;四、2014年11月份以來,央行多次降息,利率下降使人民幣的預期投資收益率降低,將導致人民幣吸引力下降進而壓制匯率。人民幣匯率下降,將增加國內鋼材出口的競爭力。

  4、中國鋼鐵出口面臨的挑戰

勞動力、土地等要素成本快速上升。 2002-2012年,我國工資的年均增長速度為14.43%,已經超過GDP的增速;《中國勞動力統計年鑑2013》數據顯示,2011年和2012年,中國製造業勞均名義工資分別增長14.0%和15.3%。勞動力成本的快速上升是中國經濟增長、房價高企、人口紅利減少的必然結果,這一趨勢將不可逆轉。它將在客觀上削弱中國鋼材出口的競爭力。除勞動力成本上升外,土地等要素成本上升也將導致中國鋼材出口競爭力的下降。

  全球貿易增速放緩。 2008年金融危機以後,全球經濟增長放緩,主要經濟體經濟復甦乏力,導致全球貿易增速放緩。 CPB數據顯示,2014年12月以來全球貿易量增長已經停滯,2014年3月以來全球貿易價格指數持續下滑,至今已累計下滑16.2%。造成全球貿易困境的主要原因有:一、發達國家製造業回流,中間品進口減少;二、全球化分工進一步細化的難度加大,全球化進程放緩;三、經濟復甦乏力,發達國家非必須耐用消費品需求下降。全球貿易增速放緩間接說明全球總需求的放緩,不利於國內鋼材的出口。

  四、前文結論和政策建議

  1、前文結論

2010年開始,隨著鋼鐵產能釋放加快,中國鋼鐵出口量快速增加,出口目的地主要是東亞、東盟、西亞。 2014年,中國鋼鐵的出口競爭力排名首次躍升世界第一,主要依靠價格優勢,其中中低端鋼材的比較優勢最強。中國鋼鐵出口競爭存在高端產品競爭力不足、勞動生產率不高,以及技術創新力度不夠等問題。由於中國鋼鐵出口占比不高,加之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有較大的貶值空間,未來中國鋼鐵出口還有較大的增長潛力。不過,由於勞動力、土地等要素成本的上升,貿易摩擦案件的增多,以及全球總需求的放緩,中國鋼鐵出口也面臨較大的挑戰。綜合來看,2016年中國鋼材出口量還有增長空間,保守估計增幅在10%左右。

  2、政策建議

  減輕鋼鐵企業稅費負擔。在鋼價持續下行的背景下,企業現金流逐漸萎縮,還貸壓力越來越重。雖然央行今年多次降準降息,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鋼鐵和礦山企業的財務成本,但是力度仍顯不夠,還應該配合減稅等積極的財政政策,為企業進一步減負。

  降低鋼材及中間品出口稅率。今年以來,國外針對中國的雙反調查案件增加,部門國家提高保護性進口關稅,使中國出口面臨較大阻力,因而有必要低鋼材出口稅率,增加企業出口競爭力。

  有條件地減少或取消出口退稅。近來,國外針對中國鋼鐵出口貿易的“雙反”調查案件有增多的趨勢,為減少類似貿易摩擦,中國有必要有條件地降低或取消部分鋼材品種的出口退稅。從宏觀層面反觀,取消出口退稅有利於減少財政負擔,有助於人民幣匯率回歸至均衡水平,有助於倒逼國內製造業淘汰落後、轉型升級,因而中長期內取消出口退稅是國家政策必選項,鋼鐵行業應該提前做好準備。

加大企業轉型升級投入,提高勞動生產率。鼓勵大型企業加強科研投入,生產高端鋼材,或者提高產業自動化水平,率先實現產業升級,提高勞動生產率,降低企業經營成本。